嘉兴化工机械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化工机械厂家

选煤VS雾霾谁来

时间:2022-01-10 来源网站:嘉兴化工机械网

选煤VS雾霾,谁来?

就在三天前,3月24日,报刊登了选煤行业大咖——北京国华科技集团董事长兼总工程师赵树彦先生的专访《选煤治霾,难点不在技术上》。一看题目,选煤治霾,便被深深吸引。因为我们..   就在三天前,3月24日,报刊登了选煤行业大咖——北京国华科技集团董事长兼总工程师赵树彦先生的专访《选煤治霾,难点不在技术上》。一看题目,选煤治霾,便被深深吸引。因为我们没有一个人不讨厌雾霾,我们讨厌雾霾,不仅是因为它影响了我们的心情,还影响了我们的正常交通和出行,虽然雨雪也影响,但是很多人喜欢天空的细雨绵绵和大地的银装素裹;然而更严重的是,雾霾恐怖地危害着我们的健康甚至生命!据专业文章介绍,同样都是雾霾,但其中成分差别很大,我们中国的雾霾,毒性很大!其中重要的成份就是低质燃煤污然排放物。煤炭经过合理洗选,为工业生产提供洁净燃料,污染物排放自然会大幅度减少,雾霾中的毒性成分也必然会大大降低,选煤可治霾,我们当然兴奋!

下面,小编就带您沿着采访的脉络满怀敬意地去感受一个选煤人的家国情怀。

走近赵树彦

赵树彦,1982年1月毕业于淮南矿业学院,毕业后进入煤科总院唐山分院,从事重介质选煤工艺和关键设备的研究工作;1999年,进入唐山国华科技公司;2008年,创建北京国华科技集团,任董事长兼总工程师;煤炭部首批专业技术拔尖人才,孙越崎科技教育基金奖获得者,无压给料三产品重介质旋流器选煤工艺及设备的创始人。

◇选煤不是选着玩的,是为了创造经济效益和环保效益

赵树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选煤作为洁净煤技术体系的第一步,是最有效、最廉价的煤炭洁净化技术。但在过去几十年里,选煤并未得到应有的重视,甚至处于可有可无的无序状态。

我国非矸石电厂动力煤平均灰分28.6%,平均硫分1.01%,而洗选后混配的动力商品煤平均灰分15.5%,平均硫分0.66%。每入选1亿吨原煤,约可排除灰分1300万吨,硫分35万吨,减少二氧化硫排放49万吨。发达国家的燃煤灰分一般不超过12%,远低于我国动力煤平均灰分28.6%。”

选煤可谓一箭双雕:一则可将原煤中大部分有毒有害、无利用价值的杂质去除,减轻燃煤排放压力;二则由于去除了矸石等大部分杂质,可有效降低煤炭用户的运输成本。据了解,从内蒙古、山西、陕西等地运输到秦皇岛港的煤炭,运输费用占比总成本高达50%。

“选煤不是选着玩的,是为了创造经济效益和环保效益。”赵树彦说。

由于种种原因,我国原煤入选率与发达国家相比并不高。据中国煤炭加工利用协会初步估算,截至2016年末,我国原煤入选能力近26亿吨;2016年原煤入选总量23.45亿吨(其中炼焦煤入选约9.85亿吨,动力煤入选约13.6亿吨),入选率68.9%(其中动力煤入选率约56%)。

动力煤入选率远低于炼焦煤入选率的现实,不难理解。使用炼焦煤,对灰分、硫分等指标有严格的要求,煤炭产业下游钢铁企业等“不得不”要求炼焦煤洗选;而使用动力煤,燃煤电厂对灰分、硫分等指标则不那么“敏感”。

“通过洗选去除硫、磷等杂质的成本,要远低于在燃煤电厂通过脱硫、脱硝等装置减排的成本。例如,选煤可以脱掉80%的无机硫,成本仅为烟道脱硫的1/10。”赵树彦说。

因此,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陕西省政协副主席、民建陕西省主委李冬玉建议,因国内已使用的超临界和超超临界火电装机发电已相对清洁,比散煤燃烧污染物排放减少80%,所以应全面实施燃煤电厂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在仍需使用煤炭的地方,要提高精煤使用率,可考虑强制提高煤炭企业生产精煤的比重,并实时监测,严格追究原煤供应及使用企业的责任。

◇家国情怀天不负

1982年,他从淮南矿业学院(现安徽理工大学)选煤专业毕业时,重介质选煤在国内是一个新兴的技术,很多人不愿意搞这个。不知是阴差阳错还是命中注定,一参加工作,就全身心投入到了重介质选煤技术的研究之中。丰富的煤种、复杂的煤质、多变的可选性,在研究过程中,需要克服很多难关,也正是由于一道道难关的克服,使他所在的研究团队走在了重介质选煤领域的前列,累累硕果并肩而来。

1991年,主持研发成功了两段分选密度均可在线调节的NWSX系列新型无压给料三产品重介质旋流器。这是国内外首台工业应用的无压给料三产品重介质旋流器。后来,我国以重介质旋流器为主选设备设计了首座高度简化的重介质选煤厂——滴道矿选煤厂,并迅速推广应用于风华等7座选煤厂,总处理能力超过250万吨/年,实现了我国重介质选煤的第一次飞跃。该技术成果曾获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

1999年,赵树彦作为“九五”国家重点科技攻关项目“大型高效全重介选煤简化流程新工艺及设备”总负责人,成功研发了国内外首台无压给料三产品重介质旋流器,并建成单系统处理能力为300吨/小时的生产系统;开发了粗煤泥重介质旋流器选煤工艺,使重介质旋流器选煤技术的有效分选下限达到0.10毫米。

2013年,赵树彦主持完成的“高效、简化重介质选煤成套技术的研究”项目获中国煤炭工业科学技术一等奖。在山西汾西新峪选煤厂,应用该项目成果的二车间较外资设计公司设计、采用发达国家选煤工艺及设备的一车间,精煤产率提高6.97个百分点,矸石带煤率降低20.52个百分点。

2014年,他的团队又成功研发了超大处理能力、超强排矸能力、超低能耗的超级重介质旋流器。它可淘汰所有预排矸系统,进一步简化选煤工艺。

“尽管国内选煤的核心技术至少领先美国等发达国家10年,但还是有不少人总觉得国外技术比较先进。”赵树彦说,“实际上,由于美国等国煤质较好,他们不需要研究适应劣质煤的选煤技术,从这个角度说,中国的技术是领先的。”他认为,一些科研单位、生产企业,高价引进落后的选煤技术建设选煤厂,不仅浪费资金和资源,污染环境,而且不利于我国选煤技术的进步。

◇未来选煤更精彩,矸石电厂应该尽快退出历史舞台

由于过去选煤技术不够先进,洗选后的矸石中夹杂不少煤炭,所以在当时出于吃干榨尽、提高资源利用率的考虑,鼓励兴建了不少矸石电厂。这在当时是符合中国国情的。但随着选煤技术的进步,现在可以做到洗选后的矸石中几乎无煤,也就不需要矸石电厂了。

“十几年前,我就呼吁停产停建矸石电厂。”赵树彦说,“通过选煤,好不容易把矸石等杂质选了出来,却再用矸石发电,令人费解。未来应更重视选煤,而不是建矸石电厂。”

青岛汉缆

青岛汉缆

ber电缆

ber电缆